之易-

相恋五年 (网配) 09

空:

*马上完结了,接下来就是完美的打脸流。ヽ(´・д・`)ノ中秋快乐!


王源醒来的时候,凯源的cp楼已经盖的很高了,同时飘着另外一个帖子,王源瞥了一眼,马上发给王俊凯链接。


源清流洁:小凯!哈哈哈他们说你不要脸。[链接—凯旋抛弃公子有罪抱大腿究竟谁不要脸?]


凯旋:别听他们的。我有脸。


源清流洁:哈哈哈他们说你们相恋两年,遇到我就变心了,说我是有钱的小少爷,我包养你。


凯旋:小金主,你今天中午想吃什么?


源清流洁:我要吃火锅!你买番茄回来!


凯旋:不加醋?


源清流洁:我不吃醋的。


凯旋:你信任我就好。


源清流洁:(。•ˇˍˇ•。)套我话。


王源叹了一口气,从床上爬起来,刷牙。王源还是有一点介意的,自己男人怎么样也是自己的,和自己亲近一点居然还要被黑。


不过网络上的是是非非不过是毫不相干的人,张嘴一句话,打字两秒钟的事,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源清流洁在乎的只有爱他的粉丝罢了。王源也是。


@源清流洁:生日很开心!谢谢大家,我又老了一岁了。❤❤


@凯公大发好:呵呵,真是厉害👍


@凯源小可爱:楼上有病?


@源源不绝:掐架隔壁好吗?另外祝源源生日快乐!


@公子无罪:不要脸?!


@源清清:公子家的有病?


@凯源大发:呵呵,被打脸了就过来丢脸。


@公子凯旋:@源清流洁你的粉丝都眼瞎吗?喜欢你这种人?


王源撅了噘嘴,好烦啊。你家凯旋大大才眼瞎,他看上我五年了呢!王源拿着手机蹭到饭厅,看了眼窗外,阳光明媚。去散步🚶。


王源关了手机网络,抱着嘟嘟,准备去学校骚扰一下何教授虽然何教授作业给他的作业还没写完。


何教授今天没课,按照惯例在图书馆看书,王源的狗牵到门口就被保安拦下来了,“保安叔叔。我们家嘟嘟很乖的。不咬人!”王源抱着嘟嘟,企图撒娇带进去。“刚好,放在保安室也不会给我捣乱。”


王源叹了口气,“傻嘟嘟,我要去看你何教授,一会儿过来找你。”嘟嘟被留在保安室了,王源单枪匹马闯进图书馆开始找何教授。


“小源。”何教授看到在安静的图书馆乱逛的王源,招了招手,王源就赶紧过去坐下。“教授!”


“教授昨天一天的课。没有和你说一句生日快乐,不介意吧。”王源摇摇头,看着眼前慈祥的老人,觉得鼻子酸,教授难得记得自己的生日。


“中午你和俊凯定好了吗?我和我老伴请你们吃饭吧,他昨天听到俊凯爸爸念叨,叫我遇到你要请吃饭。”何教授拍了拍王源的头,王源一愣,“我问问他。”


“喂,源儿?”王俊凯看到来电显示还有点奇怪,这个点王源打电话给他干嘛。“王俊凯,何教授要请我们吃饭,你别买番茄了。”


“啊?好。”王俊凯看了眼时间还有半小时下班。王源不知道怎么溜达的,去了学校。


“你过来接我和教授,嘟嘟在保安室你顺便带到车上。”王俊凯听了,默默记住,我家的傻嘟嘟又被扔到保安室了。


“顺便,给我带一笼小笼包,那个学校隔壁街,我们谈恋爱头一年天天去吃的那家,郑教授喜欢。”王源觉得自己交代完了,王俊凯回想了一下应了,然后挂了电话,王源乖乖坐到何教授身边看书。


看累了,就拿起手机翻了一下QQ,天宇文的消息一下子涌出来王源被吓了一跳。


天蚁蚊:哈喽大少爷,你又被黑了。


天蚁蚊:哈哈哈王俊凯被你包养?


天蚁蚊:啧,公子有罪粉丝素质感人。


天蚁蚊:论坛都是那你们狗男男的,还有要求风和日丽换cv的。


天蚁蚊:呵呵,他们有病,你别看论坛。


天蚁蚊:你和俊凯澄清一下和公子有罪的关系。


天蚁蚊:啧,受不了了,我上马甲撕了。


王源看到最后一条,沉默了几秒开始联系老王。顺便去论坛和微博看一眼天宇文撕逼。


源清流洁:老王!宇文撕逼了。


凯旋:怎么了?


源清流洁:你能不能关注一下论坛和微博?你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网红了!


凯旋:你是不是傻,我在上班,今天上午入院的宠物多。


源清流洁:忙啊?我下午去帮你呗。


凯旋:你在家吧,难得没课。


源清流洁:别啊,我去帮你。顺便熟悉业务。


凯旋:一会再说,我看见宇文撕逼了,和公子有罪粉丝撕的挺欢,快捷那二傻也和宇文一起撕了。


凯旋:我澄清一下。


王源点点头放心了,继续趴下去看书,何教授倒是安静的很,坐在旁边一边看书一边记笔记,顺便拍一拍王源的背。“小源,看书要把背挺起来,这样看视力会变差。”


王源一激灵,坐了起来,乖乖地挺直了背,看书。何教授点了点头,然后递给王源一个案例。“你看一眼。这个问题,你马上要进入临床工作,我明天会教你。”


王源点点头专注于这个问题,何教授给的例子很生动,王源顺手把其他有关的例子也翻出来研究。


在王源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时候,网路上吵翻了天。从上午的王俊凯出轨王源的帖子,开始公子有罪就有各种被抛弃的版本。


公子有罪看到这些帖子是在王俊凯发出澄清之后,他叹了一口气,凯公党在澄清下骂的话他自己都觉得恶心。自己又不是怨妇。凯旋和他合作多了,但是两个人线下几乎没有联系。


@公子有罪:我和凯旋确实只是合作关系,也没有所谓的恋人一说。希望大家不要误解源清流洁//@凯旋:我和公子有罪只是合作关系,对于我们的质控和污蔑都是假的,也希望论坛的帖子可以尽快删除。网配圈子流言很多,希望大家开心玩,小心信。


公子有罪的回复澄清就好像是打了那些跳脚骂人的粉丝脸,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啊,他们骂了一早上凯旋和源清流洁,最后得到了正主的反驳。反而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凯源党看到澄清,被压着骂了一早上,终于释放,发了帖子——盘点一下cp粉到处蹦哒让蒸煮受不了澄清的打脸瞬间。


天宇文上午就和快捷两个人在微博与论坛澄清过了很多遍,两人看到王俊凯的澄清哼哼了一句,也就停下来了。好久没有那么尽兴了!


凯公党被讽刺狠了,觉得也没什么好争的了,哭唧唧地爬了墙头江湖不见。


王俊凯澄清完后粉丝的动作比他还快,安利源清流洁、凯旋和公子有罪的帖子一下子都升了上来,为早上的闹剧画了一个不是很完美的句号。


王俊凯下班后很快就到了王源的学校,打电话叫王源出来了,然后赶紧跑到保安室看一眼傻嘟嘟,嘟嘟正在吃保安给的肉干。


“小伙子,干嘛的?找人?哪个系?”保安抬头看了他一眼摸了摸嘟嘟,“我来接狗。”王俊凯指了指嘟嘟,嘟嘟也被他的声音吸引老老实实跑到王俊凯腿下撒娇。


“唉?接走吧。”保安抬头看了一眼王俊凯刚刚放狗的也是一个小伙子,长得俊,这个也俊,但是总觉得高了一点,不是刚刚的那个。


王俊凯抱起嘟嘟往车上走,王源和何教授已经在车旁等他了。王俊凯抬手把嘟嘟塞王源怀里,摸了摸他的头。“你饿不饿,车上有零食。你和何教授吃点垫肚子。”


王源摇摇头,“你小笼包买了吗?”何教授上了车。王源坐在副驾驶,把嘟嘟给了何教授,何教授特别喜欢逗嘟嘟。


“买了,我还给你留了一笼。你要不要吃?”王俊凯启动了汽车,指了指车上的储物柜。王源点头,抽了一盒出来开始吃。


“我澄清了,公子他也转了。”王俊凯想起澄清的结果,王源早就不在意了,点头。王俊凯开着车没办法动他,不然真想亲一亲王源油乎乎的嘴唇。


吃完小笼包,王源激动地决定发一条微博庆祝这美味。


@源清流洁:我男人买的小笼包就是好吃!❤❤❤


@凯源不得了:😃隔壁凯旋刚刚说了买了小笼包,还诱惑粉丝吃不到。


@圆圆园:源源和我在一起天天有小笼包


@凯源小可爱:哈哈哈这算是变相发糖?


@凯源is real:哈哈哈今天的源源依然在吃。


@ky:又秀恩爱?饭对了cp天天都是情人节!!


TBC


😃内心崩溃这章发了好久,从昨天下午四点到现在我才看到重新发的标志,ヽ(´・д・`)ノ我们这里刚经历了台风,网络差到哭泣。晚了一点,小天使们不要介意!



今天的丁宝无敌可爱啊!图来自微博!给丁宝疯狂打call!

默然莘逢【坠丁同人文/半架空】

木禾_一万七:

梗来自蒸煮微博【应该蛮好懂【半架空这个不知道合不合适 因为写到最后 算是这样吧【全篇脑洞 一个不写文手痒的真爱粉【【 撒狗血啦!
文笔渣

————————————————

萧默跟从师门从济源山出山已经是很久之后了
在他懂事的时候他便被师傅收留
外面的世界对他而言不过是万重山间化不开的浓雾
他那不着调的师兄总是站在仰峰石前静静望着
伫立很久
久到跟在师兄身后的他 脚都站的有点麻木
这时候师兄总是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他
然后指着那山间对他说
“萧默呀 那就是江湖”

何为江湖 萧默不懂
在这纷扰肆虐的江湖 各大门派云立四起
萧默懂得只是每天按时的练功 修行
他比这里的人多一分恩重 便用十分报然
四响五经下依旧用功的身影 师门众人也已然知晓

山上的时光过得总是漫长 漫长到萧默已然忘却从青涩少年渡为及冠而立
这年邪教大肆为作 济源山下的村庄时不时便有儿童少年失踪 传言间是为助那邪教教主练功而才阳补阴
萧默便是这时 得以出山的重任

为剿灭邪教 江湖四大门派聚以济源山下
萧默跟在师兄身后 心中倒是没有他想 只见师兄笑意盈盈
“萧默呀 终于可以出山了 你高兴吗”
萧默不语
倒是见惯了师弟这般冷清的性格 师兄倒也不恼 只是把路中石块踢走 继续赶路

天至傍晚时 大家终于赴至山下 找间客栈落脚
萧默第一次见到热闹的集市
店小二高俏的声音远远响起
比起清冷的济源山 这烟火气息盛前浓郁
好在萧默早有准备也不过分哑然

倒是师兄一个劲的拽着他上街看看 说是要去探查如今的实情
看着各位门派师叔无耐的摇头
萧默只好让师兄拽着自己晃到了集市

天色微垂 集市上倒是更加热闹了
小贩叫喊声不绝于耳
师兄每路过一个商摊前总要驻足一会
萧默只好呆呆的跟在师兄身后

“来,师弟 你尝尝这个”
萧默皱着眉头看了看师兄手中拿的红彤彤的不明物体
“这是?”
“这叫冰糖葫芦 可甜了 你尝尝”
萧默接过 尝了一口 原来裹在表面那亮晶晶的是一层糖浆
酸酸甜甜倒也可口 只是在山上从没吃过这个 萧默忍不住多吃了两口
“师弟 你知道吗 这东西一般都是来哄哭闹小孩的”
看着平时不喜于色的师弟显出对着吃当物好奇的神色 便忍不住捉弄一下
果然师弟立刻推开 便转身走了 只留得一袭白衫在放声大笑

萧默转了两个弯 离那闹市远了一些
果然对于这哄闹的地方还是有些不习惯
萧默站在城桥头 看着已经有些年头的柳树出神
只见的一位少年依靠在树下打盹 旁边栓起的老牛在树下吃草
怕是谁家的小牧童出来放牛 一时偷懒忘记了时辰吧
萧默看了看天色将晚 走至那少年身边 轻轻拍了一下

“喂 你是不是该回家了”
那少年睡得很熟的样子 只是皱了皱眉 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接着睡着
萧默不禁失笑 这是哪家的小牧童
少年长的清秀 白净的脸庞 还有少年特有的清瘦感
“喂 醒醒 天色不早了”

陈然睁开眼便看到一对净澈的眼睛
那人负剑而立 静静的看着他
那人好看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剑眉星峰
一袭白衫 额间系着一抹发带
陈然没怎么读过书 刚睡醒一时间还以为在梦里
“咦?你是传说中的仙人哥哥吗”

这个孩子是不是有点傻
这也是萧默的第一反应

“你是哪个府上的牧童 你看都是什么时辰了”
只见那少年揉了揉睡眼 回过神间便跳了起来
“哎呀呀都这么晚了 又要被总管骂了”
随后那孩子松了松牧绳 萧默定定的看着他急忙的样子
嘴角不住的上扬
却看到那孩子突然转过头看着他
“我是这桥头陈府家的下人 我叫陈然 仙人哥哥你叫什么啊”
没有听到那人回答 陈然便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仙人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我每天都会来这放牛 我还会见到你吗?”

好听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萧默回过神间 那孩子已骑着老牛走远
从来没有人用那种闪闪发亮的眼眸看着他
萧默觉得有点奇怪
说不上哪里 但总觉得很开心
微微上扬的嘴角骗不了人

怀着这样的心情 萧默回到客栈又被师兄打趣一番
被问到是不是偶遇了谁家的姑娘 我们萧默师弟的眼神里竟然有一丝亮光了
被萧默推门隔距在屋外 这一晚上也上没能敲开这铁石心肠师弟的房门

第二天傍晚 萧默不经意间走到了城桥头
等回过神了萧默才发觉自己在下意识搜寻那少年的身影
却发现那少年蜷缩着腿将头埋在腿间

“你⋯⋯”
陈然听到声音抬起头 对上的依旧是那眼睛
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少年瞪大眼睛都样子有些好笑
但萧默发现少年眼眶红红的明显哭过
消瘦的手腕间也有错综交杂的红印
萧默抬起他的手将衣袖叠上去 白皙的手臂上全都是被抽打过的红痕

陈然有些害羞的抽回手解释到“我昨晚回去太晚了差点误了事,被罚是应该的”
随后又看了看那好看的人
只见他眉头紧锁也不说话 随后便起身走了

陈然叹了叹气 果然自己毛手毛脚总是出错 那位好看的仙人哥哥定不会与他搭话
浑身都疼痛在这刻愈发清晰 他痛的开始发抖
眼泪又不自主的掉下
陈然把头继续埋在腿间
不料却听到熟悉的声音

“给你”
那人站在他面前 已经没有什么表情 手上却拿着一根冰糖葫芦
“给我的?”
“嗯,给你的,你倒是别哭了”

陈然胡乱抹了抹眼泪 接过那串糖葫芦
“仙人哥哥你真好,我从小到大 还没吃过这东西哩”
陈然觉得那跟糖葫芦特别甜 甜到了心里
甜到麻痹了他所有的感觉 一点都不痛了

“萧默”
什么 陈然抬起头看着他
“我叫 萧默”
那人不愿多说话 却用手在他头上轻轻拂过
陈然觉得这年的冬天 倒是一点也不冷了

萧默 萧默
真好听呀

陈然吃着糖葫芦看着萧默依靠在树旁
得知萧默是济源山上的人后差点被山楂籽噎着
他听说过 济源山上的人都是很厉害的人

这个小镇已经不太平了 他曾经的玩伴失踪之后他也听说了邪教一事
可是看那人的侧脸 陈然觉得这件事情也没有那么可怕
至少 能碰见他了呀

“仙人哥哥 你把那个大魔头打走之后 还会在这里吗”
陈然想了半天 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事成之后 我就要回山上了”
“那你何时再回来”

“不回来了吧”
那人清冷的话语让陈然心里一阵发紧
“那我能跟你回去吗”

萧默侧过头看了眼这正睁大双眼看着他的孩子
眼中分明含着一些不可名状的希望

“不能 师傅有令 外门一律不得进入济源山”
陈然没有再说话 他很想跟这个漂亮哥哥多说几句话的 可能今后再见不到了
可是胸口被蓦然揪得发疼
明明他都懂得都明白 自己一个下人 怎能奢求跟这回去呢
只是他这十几年 除了被打被骂 无依无靠
从未有一人对他这般好
这个给他了一串糖葫芦 这种在他童年梦里都不敢想的东西


“仙人哥哥 我明天还能在见到你吗”
陈然觉得他今天问的太多了
可却小心翼翼的期待着那人得的回答

“明日,便是四大门派围剿之日 在镇东城隍庙⋯⋯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还有命来见你”
萧默见那孩子低着头不说话 手里拿的树枝在沙地上不断的划着
萧默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头 便起身离开
他没有回头 所以没看到身后那依切的眼光


萧默虽说已做好准备 可最后还是没想到那魔头竟练邪功至这种地步
四大门派伤亡惨重 城隍庙一时间尸横遍野
萧默捂中胸口 胸腔间血统翻腾 为救师兄硬是生生接下那一掌
好在那魔头也气数已尽 只剩他坐下右护法被擒拿 也回天无力
萧默已经没有扶起师兄的力气 只是用捆擒锁绑住那邪教徒 便靠在柱旁 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
萧默抬眼望了望门口 这边好似能看到那桥头翠绿的青柳
却看到门旁有个清瘦的身影
萧默刚想喊住让他别过来
却看到那人拼了命的向他跑来
踉跄的步伐飞踏过地上的鲜血
那个孩子 就在这腥红的血水中向他跑来
萧默用尽力气接住他
那人狠狠地扑在他身后
纤细的手腕环过他脖间 萧默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
只是那孩子喘息声不断在耳边放大

“你怎么来了”
那孩子紧紧抱住他
“我怕 你不能来找我 我便来找你了 仙人哥哥 你痛不痛”
好听的声音第一次这么靠近耳边
一声一声好像回荡在萧默心房间
扑通 扑通 不断回荡震颤

“我留了一条命 去见你⋯⋯”
萧默没说完 只感觉身后湿淋淋一片
他抬起手 一片腥红 不是他的血
他扶起靠他在身上的人 那人苍白的面色下 只有嘴角一丝艳红
背上刺刀已入半截

然后耳边飞过的是师兄御驾的剑 透过身躯 把那还有一丝力气挣扎的教徒狠狠钉在木桩上
怀中身躯往下滑落

“仙人哥哥 你痛不痛⋯⋯”
萧默想扶起他 可是没有力气去捂住那肆意奔流的鲜血
“可是我好痛⋯⋯”

“陈然!”
萧默看到怀里的人笑了 纤长的睫毛抖动着像是第一次见他时睡着的样子

“你记住我名字了,太好了 我就可以去找你了”
“可能时间有点久,但你不能忘了我啊”
“仙人哥哥 你在济源山上等我 再给我吃糖葫芦啊⋯⋯”

⋯⋯⋯⋯

新来的小弟子发现在仰峰石旁总有个人站在那
听师兄说 那是很厉害的人
是和前任掌门一同围剿过邪教的人

可是他怎么总是站在这看这对面那片山呢
他们说 萧师叔在等一个人
小弟子揉了揉发麻的腿嘟囔着真是个怪人便向总殿走去
在这里 怎么还会等到人呢?
萧师叔真是个傻瓜



————————————————

“叮咚——哎呀让一让!”
哄闹的氛围让他长长的舒了口气
总算是躲过那时刻盯着他的保镖
萧默从半高的墙头跳下 随后拍了拍手掌
车水马龙的街上夹杂着电车的轰鸣 哎 比府上有意思多了
萧默裹紧了身上的军装 大摇大摆的走进这上海滩一街
肩上的军徽闪闪发亮 好像还显不够刻意的彰显自己身份似得
萧默将腰间手枪暗盒扣好
虽然街上是不是还有国民党军队巡视需要东躲西藏一下
但并不影响我们萧少将的潇洒帅气
都怪他那个言出必行的萧大将军 真因为他顶了一句嘴 而狠狠的关了他三天禁闭
而自己还不知天高地厚的叫嚣着还是不是亲爹干脆一枪毙了我好了 而把老爷子气的哆哆嗦嗦举起枪
好在被娘一手拍下护住
这么多年 还是娘抱住他对爹喊 干脆开枪毙了我好了这招最好使
气的老爷子一边说日子没法过了一边离开

这下好了 他萧默小公子又回来了!
萧默刚想帅气的扶扶军帽便被眼前一个身影狠狠撞倒
速度快到他都没看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萧默气的把盖在他脸上的报纸狠狠拿开揉成一团摔在地下 便看到旁边是一个揉着屁股被摔得呲牙咧嘴的孩子
萧默一个上前便揪住那孩子的领口
那孩子看上去不大 一副报童打扮
也正符合了这地上被扔的乱七八糟的报纸惨状

“哎别别别!别打我!”
这孩子第一反应是捂住脸
萧默冷笑 这反应倒是快 他倒想看看这熊孩子还有什么招
见拳头没落下来那人好像松了一口气 将手放下眯起眼小心翼翼的打量面前这盛怒的人
当余光扫到那人肩上别着军章时腿明显一软
随后便睁开眼笑眯眯的看着那个生气的人

萧默看到那孩子样子后明显一愣
不由的感想 现在的小报童长的也太好看了吧
随后那蹩脚的审视目光在身上游走时萧默其实是很想打人的 但是后来又看到那人明亮的笑颜

小报童的帽子被刚才的冲撞歪扭扭的挂在一头蓬乱的头发上
清澈的眼眸被笑意渲染弯成一个好看的样子
萧默听到那人甜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帅气的少将军啊,是小的不识泰山撞到您啦,您就别跟小的计较了”
嗯 阿谀奉承的还是比较让萧默满意的
萧默刚想放下手便又听到那人说的话

“嘿嘿 少将军您这么帅 买份报纸把!最近消息一把抓!东北三省沦陷啦!小鬼子已攻进中原啦!夜上海里的清雨荷被徐三爷包啦!各种消息应有尽有!小本买卖!童叟无欺!”
萧默气的很想把这个人扔出去
刚想抬手 那孩子便吓的一个上前紧紧环住他脖子
被惊吓的不住喘息 声音不断在耳边回荡

萧默突然感觉胸口一痛
低头看了看胸前 并没有任何异样
抬头正对上那孩子惊恐而睁大的眼眸
萧默突然觉得这一幕好熟悉 仿佛在哪里见过

“喂!小报童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嘿嘿,这边的报纸都是我在街上叫卖 少将军可能是以前碰到过我吧”
“⋯⋯那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萧默有点受不了那如猫科动物一般都眼神

“少将军您先放我下来嘛!”


萧默重新理了理歪掉的军帽 继续向街边走去 他可是要去找马副官家的玩搭子啊
这整个上海滩都知道 萧大将军家有个混世魔王 骑马打仗到不好好学 天天跟马副官家的儿子马里奥一起天天胡作非为
这边去大学城骚扰一下姑娘啊 那边去夜上海送一堆花啊 没少被修理
萧默在又被自家保镖拽回去时想 下次去找马里奥再也不能走东门了


等三天之后再次从墙上翻下来时 萧默绝对想不到这次还是那么背 不就是这次与往常不一样 趁着夜色翻了个墙嘛
为什么又被撞倒了
萧默揉了揉崴着的脚踝 疼的呲牙咧嘴

被撞都去那个人也没好受到哪去 捂着头哼哼唧唧
萧默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 趁着月光看清了那人的样子

“怎么又是你!”
小报童低着头不断的揉着 听到声音抬起眼来也吓了一跳

他怎么就那么背!
小报童收了收散落的报纸想赶紧溜之大吉没想到又被人拽住了衣服

“你扶我一下 我脚崴了!”
不得不从 只好扶住这个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人

“你家在哪 先去你家把”
少将军发令了

“为什么!”
“因为是你撞得我!”
“明明是我走的好好的你从墙上跳下来的!”
“还敢狡辩!”说着又要扬起拳头
萧默看着那孩子害怕的缩起身子 象征性的扬了扬便放下

“我说 你叫什么名字”
“陈然”
“噢 我叫萧默”
“知道了我的少将军”陈然没好气的接话
萧默笑的开心 一瘸一拐的跟着陈然回到他租的那个单人公寓
虽然跟自家府上是没得比 但还是大咧咧的躺下就睡着了
陈然看着自己那不大的双人床被占 只好躺在沙发上凑合着
想起今天因为扯着一位老爷买报纸而被狠狠扇了一个耳光 后来因为没买完还被报摊的人骂
心里就难受的不行
左脸明显肿了 能别扭的躺在右侧
胃因为长时间没吃东西而疼痛的剧烈 连房租都要还不上了
快要坚持不住了 在这兵荒马乱的时期 他只想好好活下去 怎么那么难
带着一肚子郁怨睡去 梦里也没有太好受
萧默早上醒来便看到那人带着泪痕的睡脸

真是好看啊 精致的不像男孩子
萧默忍不住摸了摸那细致的脸庞 惹得睡梦中的人皱皱眉头翻个身 又好像是扯到了左脸 疼的睫毛都在颤抖 却还是不愿醒来
萧默停下手 脑海中迷蒙中又好像有些相似的记忆

那孩子睡到中午才醒来 没好气的给他做好饭便坐在沙发上捂着左脸一动不动
萧默只想存心逗他

“来陈然 你给我笑一个 ”
陈然并没有理他
“你给我笑一个我就把你的报纸都买了”
萧默坏的过分
陈然听了这话抬起头 然后像是决定了啥一样踱步走到萧默面前
然后蹲下

萧默大腿突然被一阵温柔触碰 吓了一跳
只见那孩子蹲在他腿边 好看的眼睛盯着他
然后对他笑了

不知道是不是萧默看错了 那温柔的眼眸里闪着凌凌水光
萧默脑子里的弦一下子蹦掉了
他抬起那孩子的脸便吻了上去

陈然被吓了一跳 双手下意识的推拒着却抵不过那人的力气 年少未出的他哪经历过这个 过一会腿便软了身体开始往下坠
萧默顺势搂过他往床上带
只见的萧默的脸庞在眼前放大

萧少将的颜值还是很能对得起他的作劲的
陈然已经被吓傻了
两人对望了半天只听得陈然呆呆的蹦出一句话

“你真好看⋯⋯”
萧默乐了 愈发喜欢这个小东西了
也可能是屋里的阳光太暖 也可能是身下人的眼神太温柔
萧默觉得心口酸酸的有些东西在汹涌着
还夹杂着一些不知名的异样的带着一丝遗憾的酸楚

萧默总觉得他好像等这个人等了太久了

“小东西 以后我来照顾你吧”

陈然傻了 这个昨天还要用拳头打自己的人突然就温柔的不像话
他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头发
然后摸上还未消肿的左脸
“谁打的 老子帮你收拾他”
陈然摇了摇头 他是真的不记得那人长什么样子了
昨天还被逼得觉得已经活不下去了
明明连怎么样的死法都考虑好了
现在却有个人抱着自己说以后要照顾他

“你怎么照顾我啊”
“我买你报纸还不行吗”
陈然笑的好看

两个人在这房间里做做饭 拌拌嘴
晚上再怕黑的时候身后有个人紧紧抱住他
陈然总算相信了苦尽甘来这句话

当然 没过几天萧少将忍不住想下楼透透气就被自家保镖带回家了
这一关又是三天的禁闭

三天后萧默偷偷摸摸打开自家府上的大门 刚想往外跑 便看到那孩子笑意盈盈的站在阳光下
扬了扬手里的报纸 甜甜的冲他喊
'“萧少将!买份报纸吧!”


萧将军有些纳闷 最近自家府门口总有位年纪轻轻的小报童在吆喝着卖报!卖报!而自家那个不老实的儿子却总是乖乖的出去领报纸 回来读的津津有味
看着报纸上大大的京华烟云四个字萧将军总觉得自家儿子中邪了


事情发生的那一天 陈然是被枪声惊醒的 还有不正常的轰鸣声
陈然急忙穿好衣服 跑下楼却看到急忙逃难的人们
陈然拽住一个人问了好久才知道
日寇已攻进上海 !上海滩沦陷了!萧将军带领军队力保也没能抵抗住 现在整个萧府都被日寇围住 赶紧逃命吧
陈然愣了一秒 就向萧府跑去 那个人想拽住陈然 可是抓不住他便也作罢

陈然跑到萧府 发现已经被日寇围住 透过敞开的大门 他看到萧默被枪顶着 依旧是不羁的神情 冲着压管他的日兵呸了口血水
那些人无非是说要他们叛变投降
陈然看着萧默脸颊留下的血汗
回想起当初他撞到他的样子
他从萧府跑出来接过他手里的报纸 却紧紧握住他手的样子
陈然笑的有点开心

苦尽甘来 但消失的也有点太快了 陈然有点舍不得

“卖报啦!少将军 买份报纸吧!”
陈然看到守在门口的日兵齐刷刷立起枪对着他
也看到萧默看到他时那诧异和忍痛的神情
陈然盯着他
“少将军,买份报纸吧!今天的报纸您还没买呢!”
“您说了要买一辈子的!可不能骗我啊 小本生意 概不赊账啊!”
陈然听到周围枪上膛的声音
然后 他看到萧默踹倒那个日兵向他跑来
他 在一片听不懂的惊吼中向他跑来
周围全是子弹和爆炸的轰鸣声
萧默紧紧抱住他 好像是有子弹穿过他的身体
可他已经听不到了
他听到陈然在他耳边对他说
“我叫陈然,你记住 ,你找我 可别找错了”
甜甜的声音仿佛要镌刻在他耳边一样
不断的 一遍又一遍得说着
“你要找到我啊”
“记住了”

萧默又好像听到他自己问自己
“这一次你等到他了吗”
“好像是等到了吧”
萧默捂不住他俩身上不断增加的伤口
他不怕 他只是觉得陈然会痛
我记住了
你等我啊






————————————

陈然最近开心的不行 因为刚刚结束了在巴西的工作 难得有个小假期
更让人高兴的是他终于回归了祖国母亲的怀抱!
从徐州机场出来 陈然就立刻打开手机
然后手机就像要爆炸了一样疯狂响起来
陈然一看 全都是催债的
欠的歌会 欠的ED 欠的戏都要还债了!
陈然又有点不开心了

这个时候陈然看到一个很熟的策划姐姐夺命连环call
“丁丁我知道你回来了”
“补!ED!”
“别想装你没看见!”


陈然不住的在脑海催眠自己 我不叫丁丁 我不是CV也不是唱见 我要睡觉
“这次ED是你和另一位唱见大大合唱 你快点决定!”
“什么唱见大大⋯⋯?报上名来”
“小坠”

陈然心里狂吐槽 什么啊 听都没听过 哪里来的十八线小歌手!正好推掉不录 嘿嘿嘿 蒜香海蜈蚣~榴莲鸡~鱿鱼排骨我来了~
“咳咳,不是很熟 叶子拿来”
“我就知道 地址拿好 慢听不送”

陈然掏出耳机 看着那人的主页上几乎全是一些剑侠古风曲不由得吐槽是何等中二
却不想下一秒就被狂打脸
啊啊啊啊啊天啦!这声线!这音色!男神!
陈然颤抖着去敲了策划妹子
“还不错 qq给我”
“我就知道 号码拿好 慢走不送”
“= =”

陈然输入号码 看到那边显示的网名 并不是叫小坠啊
陈然仔细查对了三遍之后 还是加了
萧默?

萧默⋯⋯
萧默

萧默就萧默吧 那边也是光速通过了好友验证


“男神!你唱歌好好听哦!我是你脑残粉!!”

小坠在电脑面前笑出声
果然这个丁丁真的是很有趣的一个人啊
丁丁?

丁丁
嗯 就是他了吧。






——————————



“这次你找到我了吗”
“找到了”

“找对了吗”
“找对了”

“然后呢 一辈子吧”
“嗯 一辈子。”